• <noscript id="osoeu"></noscript>
  • <input id="osoeu"><samp id="osoeu"></samp></input>
  • <sup id="osoeu"></sup>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险道神近代现代常叁思

    时间2019-03-08 13:03:10  作者常叁思

     险道神常叁思

     
    文?#31119;?#36335;荣行有个笑点就叫关捷
    他小时候觉得关捷是个沙雕万事不过脑干什么都像笑话
    长大之后才发现这位的本体是?#24605;?#29808;宝因为成年人的快乐是如此稀少
    都说人生有三重境界路荣行对关捷的态度也是这样笑他嫌他爱他
    CP心大成叫花受x和稀泥一把好手攻都不接地气直接活在土里
    都市背景没鬼没神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青?#20998;?#39532; ?#27801;?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捷路荣行 配角刘白张一叶靳滕 其它有个马大哈天天掉链子
     
     
    第1章 
    有的人还没长大他已经老了
    这是用胳肢窝夹着撮箕跑进教室的张一?#23545;?#21898;出那句话之后心中唯一的感受
    他大老远从操场跑回来气喘吁吁惊慌失措地说“行子你弟从单杆?#31995;?#19979;来了”
    结果被点名的那位像少年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样半遮琵琶地从四脚朝天的板凳腿值日阵里立起身来背后还戏剧性地拥有几道金色的夕阳斜照
    张一叶看见自己的同?#32769;?#30385;眉后沉思最后想到什么似的恢复了从容不迫他说“哦他是用屁股着地的吗”
    作为一个对邻居有着深刻了解的独生子路荣?#22411;?#20840;有底气这么冷静他“弟”历年从很多地方摔下来过摔得他已经麻木了
    张一?#24230;?#26377;点无语和焦急
    全班都知道路荣行很有大将风范配他那个摔摔打打更坚强的小邻居刚刚好但这回真不是狼来了
    “哦屁啊”张一叶将撮箕往讲台上一扔在捉拿无情的人和挠痒之间毅然选择了后者他将腿像树皮一样刨得“欻欻”作响危言耸听道“脸着地的‘梆’一下闷在地上半天都没动”
    路荣行这一扫把打到了桌子腿在那点反震的余韵里终于上了心他站起来盯着张一叶表情渐渐严肃“他人呢”
    张一叶没抬头改刨为掐正在往一个痒疙瘩?#23244;?#25104;排的指?#23376;?ldquo;还在操场上嘴巴下巴上全是血可能是牙豁了看着蛮吓人的我说邻家哥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邻家哥的眉头这回明显地挤向了中间他将扫把往课桌上一推出了座位路过门口拎起张一叶的后衣领就拖起走边走边了解“怎么回事”
    张一叶差点被他扯成四脚朝天连忙用未来运动员超乎寻常的平衡感给自?#21644;?#20102;个尊站起来恼火地扯着自己的衣领“滚撒手不晓得我背对着单杆那边有人叫起来了才过去看的”
    路荣行放开他下了台阶不自觉地越走越快“你在那边怎么?#35805;?#20182;带回来”
    “我带了啊”张一叶想起关捷?#31508;?#30340;样子就好笑两手一摊有点无?#21361;?ldquo;是你弟不鸟我他说他要跟那个谁来着……拼了”
    路荣行的心登时隐隐发累
    他不是关捷的哥也不想给这位当哥但他又克制不住往这边走的步伐所以唯物和唯心的确是一个问题
    体育器?#37027;?#32039;靠着院墙两人?#26438;?#31359;过五分之四个操场才在围观者露出来的空隙里看见了关捷
    那位正背对着自己被一个高他小半拃留着锅盖头的男生推得不断往后栽
    关捷又矮又瘦打架抬杠样样吃亏无奈天生不是肯?#27426;?#25384;削的性子别人推他一下他就要还一下十分地威武不能屈
    路荣行最烦他这种积极搞事的架势明明吃点亏或是?#26696;?#30606;就能解决的事关捷却非要分毫不让?#30475;?#21448;跳又闹最后也争不?#25509;?#22836;可他就是不长?#20999;ԡ?/div>
    好在关捷虽?#35805;?#38383;祸但是不怎么告状好汉做事好汉当当得浑身伤痕累累路荣行实在有点看不下去所以基本看见他在战斗的话都会拨冗管一管
    在路荣行穿梭靠近的期间前边由单杆引发的事故已经趋近了白?#28982;?/div>
    锅盖头?#35762;?#36924;近?#25104;瞎?#30528;轻蔑和挑衅伴奏似的说一句就推一下“谁推你了谁几把推你了啊”
    关捷用后脑勺对着路荣行在节节败退的处?#25104;?#22362;持跳脚“你推的你看你现在还在推我”
    他有一副清脆而清晰的嗓子使得吵架和照本宣科一样振振有词要是不看他那身裤衩?#25237;?#21457;能叫人以为是个小姑娘在说话
    可锅盖头没有因为他的声音美丽而怜香惜玉激动地强烈反驳关捷再呛声两人唾沫横飞地吵做一团
    路荣行听他的嗓门中气十足横竖看不出受伤的虚弱就把心放回肚子里转型成为旁观群众
    吵到第四个回合的时候锅盖头似乎终于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在短暂的停顿后攒了个大?#23567;?/div>
    他一气呵成地吼道“你说我推了我就推你了啊你咋比警察叔叔还厉害呢人警察叔叔抓人还得讲证据呢有谁看见我推你了你让他出来给你做个证呗”
    这话一出?#21592;?#30340;学生堆里立刻响起了赞成的嗡动好几个一看就是锅盖头的同伙起哄起得尤为带劲
    路荣行看见关捷的头左?#19968;?#39038;了一下然后冲他左边的观众喊了一声
    “吴亦旻你说是不是他推的我”
    学生们的视线立刻汇聚到了那边一个?#36335;?#26494;垮的黑皮男孩身上这小孩路荣行也认识跟他和关捷住在同一条巷子因为老爸是个懒汉所以家里穷得叮当响
    同队又同班又是从小的玩伴一般来说都会力挺发小不过吴亦旻半垂着眼皮朝前方环顾?#24605;?#31186;接着脑袋一垂盯向地面气势虚弱地说“我……不知道我没看见”
    路荣行盯了吴亦旻一眼发现他说完之后就一直保持着低头的?#32824;ƣ?#22312;用?#20598;?#19968;下一下地搓地面的泥土
    不是路荣行偏心而是这小孩的神态看起来就畏畏缩缩给人一种?#19981;?#19981;起来的感觉路荣行按下心中的偏见转眼去看关捷
    那位仍然是一副后脑勺和背影路荣行看不见他的表情也没听见他再吭声但是如果猜的没错的话他应该是被吴亦旻的拒绝支援给打击到了
    短暂的寂静和无人帮证很快就酝酿出了一种氛围那就是关捷孤立无援
    锅盖头明显感觉到?#32622;?#22312;向自己倾倒暗喜地?#35835;?#25238;眉毛?#32824;?#36861;击地嚷嚷起来“关捷听见没?#31354;?#19981;到人给你做证了吧?#31354;?#26159;?#38553;?#30340;啊因为老子根本没推你啊”
    话要说完的瞬间他扬起下巴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将关捷推了出去
    这时关捷已经?#35828;?#20102;跑道外圈那道水泥边界台的附近应力不自觉朝后一跌左边的脚后跟随?#31383;?#21040;了凸起的障碍猝不及防的刮蹭让他瞬间就失去了平衡
    他撅着屁股?#26438;?#20208;倒两只手臂还因为惊慌失措投降似的摆了起来
    不过他最终没能完成这个屁墩?#21024;停?#22240;为路荣行挡在后面抄住了他两边的胳肢?#36873;?/div>
    关捷不怕摔但始料未?#30333;?#22815;他吃上一惊可谁知道那一记心惊肉跳还没发作完他的腋下就忽然一重后背随即撞到了一个人将他稳稳地撑住了
    摔倒并不?#27801;ܣ?#20294;被人推倒就有点掉面子关捷节约了一道脸皮心下一喜就朝后仰头?#24613;?#21521;伸出援手的英雄表达?#34892;弧?/div>
    可等视线触及到?#24120;?#20182;却?#22238;?#22320;?#35835;算叮?#24515;情一下子复杂起来
    他最近在跟路荣行搞冷战“敌人”忽然变成?#25509;ѣ?#36825;让他有点措手不?#21834;?/div>
    关捷懵头懵脑地想道我是该跟他打招呼呢还是谢谢他呢还是无视他呢
    如果无视牙口间?#20999;?#27809;擦干净的血迹关捷就有张欺骗性很强的?#24120;?#23433;分下来是个?#21592;?#24418;象
    眼下他似乎还?#25442;?#36807;神瞪着那双因上眼睑曲率大而倍显无辜的眼珠子看自己活像一个被欺压的好学生但是路荣行拒绝?#31995;笔?#39575;
    他粗?#36234;?#20851;捷全身打量了一遍发现他除了嘴皮子有点肿其他地方看着都很全乎不过背仰的角度看不清楚路荣行连忙用屈着接住他屁股的右腿一顶将人从地上给提了起来
    关捷自行站好看了路荣行一眼立刻将目光飞走了心虚尴尬和感激混合在一起使得他的气焰低了很多他瓮声?#25512;?#22320;说“谢谢”
    路荣行被他的?#34921;?#21644;?#25512;?#21050;了一下心里刚从这句话中咂摸出疏离关捷就已经抛下他一头扎回了战场坚定不移地续上了争?#22330;?/div>
    他对锅盖头说“没人看见也是你推的”
    锅盖头立刻气得浑身的痱子集体开锅
    他觉得关捷就是个小王八全班的男生都听自己的他不听大家也都?#19981;?#37073;成玉可他老是把人气哭跟他讲道理也说不通锅盖头恶向胆边生觉得要想收服此人大概只剩那条没走的路就是直接上手去抽
    想通这个逻辑之后他眼睛一瞪就开始往对面扑?#24613;?#32473;关捷来俩拳头尝尝
    关捷一看对方来者不善也开?#30002;?#25163;帮右手地撸袖子碍于短袖没什么捋头他只好将右边的袖口撸成了“无袖”
    露出来的肩头肌起弧平缓带着少儿时期特有的弱气和可爱
    路荣行看见这种闹哄哄的场面就头大他还有一堆事要干没时间陪关捷在这儿做斗争?#21024;?#36825;么走了又怕傻子吃亏迟疑了不到一秒还是掺和了进去
    他手疾眼快地将关捷摁在原地接着板起?#24120;?#27785;沉地将音量扬了上去“干什么想打人啊”
    平心而论十?#26438;?#30340;孩子很难有什么威严但因为对象是更小的低年级锅盖头还是被他吼得皮一紧刹住脚步落下拳头目光在他和张一叶之间来回扫?#21360;?/div>
    荔?#38505;?#26159;个在地图上没有姓名的偏僻小镇小学不算大但管的挺严因此不太流行出产校霸久而久之学风和升学率一样温和
    加上临近青春期每大半年体型?#25512;?#21183;都会拔高不少年纪压制不可忽?#21360;?/div>
    因此有了高一级的学生介入这场闹剧很快就以锅盖头毫无诚意的道歉收了场道完歉之后他大概是觉得丢?#24120;汉?#30528;他的小伙伴一窝蜂地溜了走前还没忘记拿小眼神警告关捷
    后者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到院墙角落捡起书包甩到?#25104;??#25343;?#22320;开溜没能成功被路荣行?#20928;?#25945;学楼?#32824;首?#21435;了主要是那边有水龙头能把脸给洗了
    对于关捷来说今天也不例外又是?#22993;?#30340;一天
    肿胀和充血让上嘴唇变得又滑又咸不怎么痛但是感觉异样关捷不讲卫生地用刚在地上摁过的手指头碰了碰嘴很快在手感和想象的共同作用下知道它肿成?#25628;即?/div>
    他用舌尖多舔?#24605;?#19979;希望万能的唾沫能让它立刻恢复原样免得回家了被他妈碎碎念
    可是浮肿一时半刻?#38553;?#28040;不掉关捷做完白日梦之后就斜着眼珠子去偷瞟路荣行心里本来想解释挑事的人压根不是他但转念又想起路荣行也不爱听解?#20572;?#23601;干脆闭上嘴亦步亦趋地往前走
    谁知走了没几步却听见路荣行主动问起“刚?#29031;阅?#30340;那个同学是你班上的吧他为什么要推你”
    关捷本来没觉得有什么被路荣行一问心里却忽然涌起了一点委屈不过有张一?#23545;?#20182;不好意思就没表现出来只是瘪了瘪嘴说“是我?#21069;?#19978;的他推我是想替郑成玉出气”
    小学生描述事情的水平就是这么令人着急路荣行早就习惯了平静地问道“郑成玉是哪个”
    关捷的脸立刻皱成了苦?#24076;?ldquo;就是那个我上次跟你说的班花”
    路荣行回忆了一下他抱怨的相关内容大概就有点明白了
    镇小的座位排布习惯是四个组?#25945;?#36208;道一四组靠墙二三组并在一起因为这个并列组的缘故使得原本不是同桌的关捷和班花坐在了一起
    班花是个娇气包碰上关捷这?#20540;?#30382;?#26657;?#20219;性的特权天天碰壁结果碰出了逆反心理但凡有事头一个找的就是他
    ?#27426;?#20851;捷的?#21592;?#24847;识还没开?#24076;?#27599;天忙着玩忙得连觉都舍不得睡根本不愿意帮她干这干那班花委屈了稍一埋怨护花使者们就要打抱不平不过以前都是口头矛盾这?#25991;?#21517;升级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路荣行问关捷对方想出的是什么气关捷这次哽了一下明显是扛着心虚在说实话
    “下课了我赶着去撒尿特别急真的可是郑成玉的?#39318;?#19968;直挡着我像这么斜着我用脚怎么也拨不开就踹了它一脚结果那条腿?#25237;系?#20102;”
    张一叶“……”
    路荣行“……”
    学校的桌椅质量不说有多过硬但陪伴主人度过六年时光之后要是不嫌弃?#27809;?#23478;去搁东西还能发光发热个上十年
    如此历久弥坚却扛不住这小子无心的一脚张一叶?#35835;?#19979;上眼睑睨着关捷的小细腿心里想的是人不可貌相
    路荣行却因为见多了不?#37073;?#27809;?#22411;?#26700;那么叹为观止只是觉得他一早就该用手去?#39539;首印?/div>
    面对两人无语的眼神关捷倍觉冤枉犹豫一下还是辩解了起来“我其实真的没怎么用力要不是我学过佛山无影脚但我自己不知道就是那?#39318;?#26412;来就快坏了”
    突来的一句无影脚险些给张一叶笑出鸡叫他概括总结道“所以事情的经过就是你踢断了小美眉不牢靠的?#39318;?#33151;她生气了告诉了撮箕头撮箕头就替她来教?#30340;?#26159;吗”
    没人注意到关捷那位同学在几分钟之内?#25237;?#20102;两个以“头”为标志的相似外号
    关捷垂着睫毛?#38505;?#22320;想了想“差不多”
    不过中间还有一些经过虽然他自己觉得不重要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补全了因为经过能证明他是不对但至少态度并不恶?#21360;?/div>
    于是他接着说“反正她的?#39318;?#33151;一断我也懵了但我?#31508;?#37117;快尿裤子里了管不赢我就尿去了结果回来的时候郑成玉已经哭惨了好多人都围在那里我觉得完蛋了说了?#38553;?#27809;法上?#21361;?#23601;没承认是我干的”
    路荣行听到这里脑海中就习惯性地冒出了一个名为“不详预感”的水泡
    天知地知他也知自家隔壁这位邻居天生就有一种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的魔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25913;?#26356;新
    ?#25913;?#28909;门
    Ԥ
  • <noscript id="osoeu"></noscript>
  • <input id="osoeu"><samp id="osoeu"></samp></input>
  • <sup id="osoeu"></sup>
  • <noscript id="osoeu"></noscript>
  • <input id="osoeu"><samp id="osoeu"></samp></input>
  • <sup id="osoeu"></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