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osoeu"></noscript>
  • <input id="osoeu"><samp id="osoeu"></samp></input>
  • <sup id="osoeu"></sup>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凶斋玄幻灵异清麓

    时间2019-03-07 15:47:56  作者清麓

     =================

    凶斋作者清麓
    文?#31119;?/div>
    池敬渊自幼与池家别院人人敬畏的二爷定下婚约退伍后他坐上归家的动车回去履行婚约意外撞见封闭的厕所里有人口吞千针离奇死亡不料这只是开始
    结婚变阴亲婚宴变百鬼夜行与他成婚之人变成千年厉鬼婚后住所里除他以外全是厉鬼
    美艳动人的民国女鬼半夜敲门说要给他唱歌
    沉默寡言的古代男鬼如影随形
    爱穿小裙子的双生子鬼坐在他的肩头
    还有他的死鬼丈夫?#36864;?#29260;位做礼物
    池敬渊:二爷……
    戚意棠:乖叫夫君
    池敬渊:二爷过分了吧
    池敬渊:执?#22411;?#36825;个任务我就回老家结婚
    战友[赶忙捂嘴]:别立这种死亡flag
    池敬渊:不存在的我结婚对象就是鬼界大?#23567;?/div>
    PS:鬼戚意棠攻人池敬渊受攻受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敬渊戚意棠 配角柳明珠?#38498;? 其它
    作品简评
    池敬渊自幼与池家别院人人敬畏的二爷定下婚约结婚后意外发现这是一场阴亲屋里除他以外全是厉鬼美艳动人的民国女鬼沉默寡言的古代男爱穿小裙子的双生子鬼丈夫更是鬼界大?#23567;?#36523;边怪?#40595;?#29983;口吞千针的负心汉窝藏僵尸的度假村……一桩桩诡谲的案子等待着他去解决作者叙事流畅将故事娓娓道来每一桩案子背后都隐藏着人性与鬼性的较量作恶的不一定是鬼也有可能是人咎由自取因果报应本文节奏明快人物形象生动饱满家中厉鬼想方设法助攻俩夫夫一个看似冰冷实则温暖的大家庭跃然纸上妙趣横生值得一读
    ==================
     
     
    第1章 
    “说一下这次的任务?#24187;?#36137;毒分子在缉捕过程中逃逸到人群中持枪挟持了?#24187;?#22899;高中生现躲进一?#39029;?#24066;里”
    “我们的任务是保证人质安全做掉犯罪分子都明白了吗”
    直升飞机嗡嗡作响中穿着迷彩服?#22836;?#24377;衣胸前写着“特种部队”几个字的男人们面色凝重声音低沉雄厚齐声回答道“明白”
    “苍鹰一会儿你找到机会争取一击毙命”队长冲他对面的男人说道
    男人目光沉静手里抱着一把狙击?#35282;?#25260;手压?#25628;?#24125;檐“嗯”
    “队长苍鹰的枪法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八百里开外一枪干掉鬼子”?#21592;?#20010;头稍矮小一些的男人手里比着八字脸上带着夸张的表情说着
    “石头你小子尽瞎说哈哈哈……”飞机上凝重的气氛因为男人的一句话变得轻松起来
    苍鹰抿了抿唇眼底流露出几?#20013;?#24847;拍了一下他身?#38405;?#20154;的后脑?#20303;?/div>
    石头被拍了一下后脑勺也不?#24352;?#20667;笑起来“上次嫂子说了队长?#19978;不?#30475;这片儿了我才去看的哎?#19981;?#30475;雷剧的队长?#21152;?#23219;妇儿了我怎么还是单身呢”
    队长抬手就要打他被其他队员拦住了反倒是说起单身汉的问题“可不是上?#30031;?#20551;回家几天我妈让我去相亲人姑娘一听我是当兵的回去就和媒人说算了她受不了聚少离多”
    “就是惨啊”几个大男人说起找对象的问题一个个愁云密布
    石头嗓子一提安慰大家道“没事儿苍鹰这么帅还单身呢咱们?#31508;?#20040;”
    果然听他这么一说几个大小伙儿齐齐看向苍鹰心里稍微平静了些许
    苍鹰在一道?#20332;?#24944;的视线中平静的表示“做完这个任务我就回老家结婚”
    “别”石头一把捂住他的嘴一脸惊恐的说“千万别立这种死亡flag”
    ……
    “轰隆隆——”列车行驶的声音骤然间宛如一道惊雷传入池敬渊耳朵里周围冰冷刺骨的温度让他浑身沉重仿佛得了重感冒一般呼吸困难难以睁开双眼
    是冷气坏了吗
    他的双眉拢起在眉心留下一道清浅的痕迹肩膀沉重极了像是压了两块磐石他努力想睁开眼睛却是徒劳
    一种双脚无处着陆被悬在半空中四周找不到着力点的虚无感和?#21482;?#24863;向他侵袭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心惊胆颤的恐惧?#23567;?/div>
    “哈……哈……”沉重的呼吸杂乱无章耳朵甚至有些耳鸣发出嗡嗡嗡的回音在一片混乱中池敬渊猛地睁开了双眼
    冰凉的?#24618;?#20174;他的额角沿着他英挺的鼻?#27735;?#33853;到他的鼻尖他低垂着头那滴?#24618;?#22570;堪半坠在上面晶莹剔?#31119;丈?#20986;空荡荡的车厢
    多年当兵的经验让他很快察觉到四周的不对劲他抬起头来一眼望去整节车厢空寂无人只有他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外面的天已经黑了?#32423;?#26377;昏黄的路灯从车窗前滑过
    他抬?#25191;?#20102;搓?#30452;P?#36825;时候正是春天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露出结实有力蜜色的?#30452;ۡ?#31354;气冰冷得让池敬渊有些不舒服无端有几分黏腻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衣衫正贴在他的背脊上
    冷气一吹让他打了个寒噤?#20405;?#20919;不像是空调而像是……池敬渊很难形容?#20405;?#24863;觉
    对像是有人嘴里含了一捧冰对着你的脖子吹了一口凉气让人背脊发麻
    人呢他不至于睡过了池敬渊掏出?#21482;?#30475;了一眼时间22点05分还差二十分钟到站
    池敬渊站在空荡荡的过道上往另一节车厢走去没有人没有人全都没有人
    连列车乘务人员都没有整辆车?#29616;皇?#19979;他一个人驾驶室里该不会也没有人吧
    池敬渊眉心紧蹙正打算往驾驶室走去背后忽然响起一阵清晰的脚步声
    “啪嗒——”
    “啪嗒”
    像是拖鞋走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有些漫不经心就是家里常听见的?#20405;?#25302;鞋走路的声音并且越来越近
    池敬渊下意识想去摸自己的枪却摸了个空他这才想起自己已经退伍了他的视线飞快转动想要寻找到什么可以防身的武器
    在一阵徒劳的寻找后池敬渊终于?#29260;?#20102;他双目如鹰隼一般凝?#24188;?#21069;方拳头渐渐收紧进入备战?#21050;?/div>
    空荡荡的走廊空无一人的座位耳朵里飞驰而过的轰鸣声池敬渊的额上不断有冷汗滚落在他的衣领上晕开一个个豆大的印记
    “?#23613;?rdquo;
    一只?#25191;?#32972;后拍响了池敬渊的肩膀
    池敬渊脖子一僵扭过头去……
    “醒醒醒醒——先生……”
    “呼……呼呼……”暖色的灯光有些?#31389;P?#28201;暖的空气让池敬渊发凉的?#32440;?#36880;渐恢复知觉
    “是梦……”池敬渊小声的呢喃一张纸巾递到了他的眼前他顺着柔软的纸巾往上看去修长白皙的手中?#24178;?#26377;茧子应该是常年写字人的手手腕上戴着一块表是个小众品牌价格不算太贵也很有格调经济能力应该不差
    浅蓝色白条纹衬衣即便这会儿已经晚上十点过他的衣服也称得上整洁再往上是一张温文儒雅的面孔戴着一副眼镜透着浓浓的文人气息他的腿上摊开放着一本书已经快看完了
    “你没事吧我看你好像一直在做噩梦很痛苦的样子才贸然将你?#34892;选?rdquo;男人微笑着眼里带着担忧的神色
    原来是这个人将他?#34892;?#30340;他接过男人手里的纸巾对他点?#35828;?#22836;“谢谢你”
    男人嘴角上扬“不?#25512;?rdquo;
    对方没有再主动和池敬渊交流而是安静的看起自己的书池敬渊起身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书的内容上面写满了日语似乎是三岛由?#22836;?#30340;金阁?#38534;E?/div>
    “你要出去吗”男人合上书往?#21592;?#35753;了让
    “嗯谢谢”池敬渊侧着身子从他?#21592;?#36208;过嗓子不舒服的?#20154;?#20102;一声?#24613;?#21435;倒杯水来?#21462;?/div>
    他的余光扫过周围的乘客有的情侣靠在一起身上?#20146;?#30007;方的外套昏昏欲睡有的一直望着报站显示屏有的甚至?#21476;?#20102;一桶方便面在吃
    这才是人间烟火的气息
    厕所门口正排着长队裤腰带上挂了一大串钥匙的中年男人十分不?#22836;?#30340;摸了摸裤?#25285;?#20284;乎想要抽一根烟大概想起车厢里不能抽烟又悻悻的将?#30452;?#22312;胸前
    右边的厕所门开了一位喷着浓郁香水的女?#30475;?#37324;面走了出来带着小孩儿的中年大妈见缝插针的挤了进去“砰”的一声将厕所门关上
    “赶着投胎啊”被抢了位置的年轻小姑娘翻了个白眼拿出?#21482;者者?#30340;按了起来估计是发朋友圈去了
    “妈的你他妈是有痔疮还是掉茅坑儿里去了老子都等了十五分钟了还不出来”挂着一大串钥匙的男人显然已经等不及了一脚踹在了门板上
    池敬渊下意识的察觉到不对劲儿这男人这样砸门里面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23567;?/div>
    “您确定里面有人并且进去了十五分钟”池敬渊走到男人面前问道
    男人一脸不不?#22836;?#30340;说“老子看着他进去才过来排着的盯着表就?#24613;?#19968;会儿出来数落那瘪犊子妈的真当自家茅房啊”
    一旁的大妈也凑过来说“我也看到那人进去的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挺周正一小伙子”
    大概是听到刚才的动静列车员走了过来询?#26159;?#20917;池敬渊见对方是个女孩儿慎重的?#36864;?#35828;明了情况“里面可能出事了麻烦你把车长叫来”
    女孩儿一听上前敲了敲门果?#24187;?#20154;回应她?#25104;?#19968;变“我去叫车长”
    池敬渊可等不到那时候这单薄的门很容易就开了“你们退后”
    众人想看热闹的心?#26469;?#27442;动但眼前这男人无形之中有一种威慑力让他们听话的往后退了退
    池敬渊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里面的场景就是他这个身经百战的兵也为之咋舌
    “怎……怎么了”那腰上挂着一大串钥匙的男人见池敬渊面色凝重不经意间也跟着紧?#29260;?#26469;一开口竟然破音了
    可这个时候没人有心情去嘲笑他众人齐齐望向池敬渊希望他能够给个说法有胆子大的甚至还想凑过去亲眼看一下
    池敬渊在一个好奇心很重的女孩儿?#20302;底?#36807;来往里面看的瞬间将门关上
    列车员领着车长走过来刚好听见那个鹤立鸡群的男人声音平静到让人不寒而栗的说“死了”
    整节车厢顿时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中随后一阵阵尖叫声爆发人群慌乱的逃离那间厕所附近
    车长一脸僵硬的走过去询问池敬渊情况并表示自?#21512;?#30475;一看里面的情况池敬渊有?#24187;?#20843;六比车长要高一个头居高临下?#21487;?#24179;静的询问他“死状很惨您确定要看”
    车长艰涩的咽了一口唾沫在一个春天的夜里他的额上竟有豆大的?#32676;?#19981;?#30606;?#33853;让他不得不取了帽子抬手去擦拭额上的?#24618;?/div>
    “那您最好做好心理?#24613;浮?rdquo;?#20843;?#28982;这么说池敬渊开门的手却是一点儿都不犹豫
    车长即便做好了?#24613;福?#21487;是当他看见厕所里是什么状况后整个人被吓?#27809;?#36523;发软捂着嘴推开隔壁厕所的门吐了起来
    “勾?#31181;福?#21246;?#31181;福?#39575;人的人要吞千针切掉小?#31181;浮?rdquo;
    一个男声在池敬渊身后响起
    作者有话要说
    友情提示本文主受池敬渊受戚意棠攻还没出来
    本故?#40595;?#23646;虚构相关资料?#19995;从?#32593;络/作者胡说?#35828;?民间作者三姑六婆亲朋好友传说
     
     
    第2章 
    是池敬渊座位旁给他递纸的那个男人
    注意到池敬渊锐利的视线男人笑了笑说“抱?#31119;?#25105;只是忽然想到了这个”
    池敬渊转身将门带上走到男人面前询问他“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那个是日本的童谣类似于我们经常说的拉?#25104;系?#19968;百年不许变”男人温和的解释道似乎并不介意池敬言的冷硬
    池敬渊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你懂得很多”
    “我是?#24187;?#25945;师教授文学”男人态度自然?#20339;?#21644;嘴角带着微笑的弧度看不出任何问题
    池敬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主动伸出手来“池敬渊”
    男人并不介意他之前对自己的防范友善的与他握手“?#38498;?rdquo;
    列车到站?#38498;?#27744;敬渊刚和警察做完笔录警察还打算盘问他的时候?#24187;?#32769;警察走过来打断他们的谈话
    “池先生麻烦你了你可以离开了”
    池敬渊提起放在地上的行李将帽子扣在头上“嗯”
    “头儿他可是第一目击者这么容易?#22836;?#20182;走了”年轻的警察一脸诧异的问道
    老警察睨了他一眼“你还有得学?#24378;?#19981;是咱们能够得罪得起的人物”
    年轻警察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相貌英俊的男人离开的?#36739;}?#36523;上穿着二十块地摊货T恤的人居然背景不凡他果?#25442;?#26159;太嫩了
    池敬渊刚走出车站一位二十四五西?#26696;?#23653;的男人迎了上来恭敬的?#20982;?#20182;“敬渊少爷瑞光少爷已经在车上恭候您多时了”
    池敬渊仔细打量一番也没认出这人是谁不过提到池瑞光他倒是记得他的大堂哥应该是奉家主的命令来接自己的
    “你是”
    “我是瑞光少爷的秘书周宽”
    池敬渊点点头“周秘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Ԥ
  • <noscript id="osoeu"></noscript>
  • <input id="osoeu"><samp id="osoeu"></samp></input>
  • <sup id="osoeu"></sup>
  • <noscript id="osoeu"></noscript>
  • <input id="osoeu"><samp id="osoeu"></samp></input>
  • <sup id="osoeu"></sup>